• <optgroup id="kgubh"></optgroup>

    <span id="kgubh"><blockquote id="kgubh"></blockquote></span>
      <span id="kgubh"></span>

      <optgroup id="kgubh"><i id="kgubh"><code id="kgubh"></code></i></optgroup>

      1. <optgroup id="kgubh"><li id="kgubh"></li></optgroup>
        <optgroup id="kgubh"><i id="kgubh"></i></optgroup>
        創先爭優當前位置:首頁 >> 黨群工作 >> 創先爭優

        江西日報:學身邊典型先進事跡 做新時代江西地質人

        點擊率:648  發布時間:2021年9月29日
        楊明桂(拄棒者)在朱溪礦區進行野外調查 (江西省地質局供圖)

          楊明桂同志今年88歲,1958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是我省冶金系統第一個五年計劃勞動模范(1957年)、江西省先進工作者(1962年)、江西省直機關十佳“人民好公仆”(1990年),1993年獲李四光地質科學獎野外地質工作者獎。近期,江西日報推出通訊《楊明桂:地質科學高峰的攀登者》和報告文學《千山踏遍——記楊明桂》,報道了楊明桂同志的先進事跡,在全省自然資源系統和社會各界產生強烈反響。江西省地質局干部職工和楊明桂同志的親屬紛紛撰寫心得體會,學習楊明桂同志先進事跡,爭做新時代的地質人。今精選數篇體會文章,以饗讀者。


        推進贛南地質事業高質量發展

          楊明桂一生致力于鎢礦找礦實踐與研究,為江西鎢礦勘查找礦和成礦研究作出了重要貢獻,也影響帶動了贛南地質隊的發展步伐,尤其是木梓園隱伏鎢礦床的發現,總結出世界著名的“五層樓”黑鎢礦成礦理論,開創了我國模式找礦的先河,被列為1965年全國重大發明創造(這是當時全國的最高科技獎項)。

          這些年來,在楊老的帶動下,贛南隊在“五層樓”成礦理論的基礎上,延伸拓展出“七層樓”成礦理論,打開了贛南鎢礦的第二找礦空間。如今,站在改革轉型發展的新起點上,贛南地質人要學習楊老的先進事跡,走好新時代地質事業高質量發展之路。

          發揚敢想敢干、爭創一流的創業精神。面對木梓園礦區地表像藤條一樣蔓延的細云母線,楊老頂住巨大的壓力,運用地質力學理論打孔驗證。假如當時沒有楊老等人的堅持,很可能就沒有木梓園隱伏鎢礦床的發現,也沒有“五層樓”黑鎢礦成礦理論,隱伏鎢礦床的勘探要推遲很多年。走好新時代地質工作者的長征路,就需要大力弘揚這種敢想敢干、爭創一流的創業精神,以更加開放的眼光、更加開放的理念、更加開放的行動謀劃好改革發展路徑,緊緊把握當前地質工作重要發展機遇期,按照江西省地質局“四六六三”發展思路,努力實現贛南地質隊地質事業更高質量、更有效率、更可持續的發展。

          發揚刻苦鉆研、求真務實的科學精神。嚴謹的科學態度,高尚的職業操守,是楊老的高貴品質。楊老不為找礦熱、礦權熱所動,潛心研究,找到丟失的華南元古大洋,新厘定華夏成礦省和欽杭成礦帶,取得了多項理論創新認識。歷時12年,數易其稿編撰出版《中國礦產志·江西卷》《中國區域地質志·江西志》和《江西省環境地質志》。推進地質事業高質量發展,離不開基礎地質研究和科技創新,更加需要增強創新這個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要依托現有院士工作站,以項目為載體,以人才為支撐,增強自主創新能力,推進產學研和協同創新相結合,盡快培養一批高端領軍人才,形成高效快速科技創新體系和科技創新團隊。

          發揚立足地質、服務社會的擔當精神。無論是獻身地質事業的錚錚誓言,還是老驥伏櫪的無私奉獻,楊老始終站在大地質、大生態的高度看待地質工作,他的身上始終體現著老一輩地質科技工作者的高尚情懷和責任擔當。推進地質事業高質量發展,必須下好“先手棋”,找準“礦產資源保障、生態文明支撐、專業綜合服務”三大定位,立足地質礦產主業,加強基礎性、公益性、戰略性地質工作,做好“地質+”文章,拓寬地質服務領域,加強生態地質調查,積極服務礦山地質環境治理、地下水污染調查與防控、土壤污染調查與治理、山水林田湖草沙一體化保護和修復工程,做好“金山銀山”的勘探者,當好“綠水青山”的守護者。(陳  武)


        他是高地,卻一直站在山下

          楊明桂的先進事跡感染影響了很多人,得到楊老指導并受益的人很多,毫不夸張地說,現在江西稍微有點名氣的中青年地質專家,多少都得到過楊老的指導。

          我們應該從他身上傳承什么?

          首先,要學習他在黨愛黨、至誠報國的愛國情懷。他一輩子工作兢兢業業、勤勤懇懇,哪怕退休后也是這樣。這次編撰“江西地質三志”,我想他應該是有這個情結,希望把從事地質工作的經驗與理論認識總結出來,留給后人,以報黨恩。

          其次,要學習他一絲不茍、刻苦鉆研的科學精神。他從不停留在已有認識上,不斷求知,經常到野外看鉆孔巖心。對一些重要地質報告,他會用七八天甚至半個月時間進行閱讀、查對資料后再提出詳細意見。在編撰“江西地質三志”的過程中,800多萬字的文稿,他反復推敲校驗了五遍,這是非常不容易的。

          第三,要學習他甘為人梯、大愛無私的奉獻精神。三清山在申報世界自然遺產的過程中,楊老由于勞累過度,突發腦梗,每天打完吊針仍繼續工作。

          第四,要學習他謙虛和善、平易近人的優秀品質。做學術科研,不同的群體,出發點不同,接觸面不同,得出的結論就有可能不同。楊老學識淵博,專業精深,工作中很善于聽取一線科研人員的意見。這點難能可貴。1993年至1997年,我們開展了《江西省巖石地層》項目科研工作。楊老是項目總顧問。江西省雙橋山群是贛北地區一套廣泛分布的變質巖地層,而且是一套重要的礦源層,其劃分對比長期存在爭議。其中有一套古紅層具有良好的可識別性,是區域對比的填圖標志層。楊老和項目組討論該標志能否作為大區域對比的標志層,項目組一致認為可以跟整個華南地區進行區域對比,普遍存在該紅色標志層,并提出初步方案,楊老提升為“黑、紅、火、礫”的標志層,將雙橋山群劃分為橫涌組、計林組、安樂林組、修水組,這樣便解決了華南地區該套元古代地層的區域對比問題。他也一直在強調,“這可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是集體成果喲!”我想,如果低調中有更低調,純粹中有更純粹,那必定是楊老。

          1995年退休后,好多礦老板開出高薪聘請他,他都謝絕了,留在局高級顧問咨詢中心工作。楊老曾說:“我向往著,站在山下,仰望著一批批年輕人登上地質科學勘查技術高地!睏罾暇褪俏覀冃哪恐械母叩,但他卻樂于站在山下,幫助越來越多的優秀青年地質技術人才,攀登高峰。(尹國勝 宋志瑞口述  江 燕整理)


        為地質科學貢獻青春力量

          我第一次認識楊老是2013年12月29日,那時我剛參加工作半年。他是來考察朱溪礦區新發現的晉寧期含銅花崗閃長斑巖。

          那天雖天氣晴朗,但寒冬臘月山上依然結了冰,山高路陡、雜草叢生,楊老手拿竹子當拐杖,在我們前拉后推的協助下,花了近一個小時才爬到山上的露頭點,每個人都大汗淋漓。在現場,楊老從宏觀到微觀仔細查看了該處花崗閃長斑巖露頭點,讓每個年輕地質隊員發表自己對朱溪礦區的認識和看法,并用帶著河南口音的普通話對我們提的疑問逐一解答,叮囑我們要格外注重野外第一手資料的獲取。

          作為職場新人的我,如饑似渴地聆聽楊老的教誨,對他的每句話都銘記于心。

          由楊明桂任總編完成的《江西省區域地質志》《江西省礦產地質志》《江西省環境地質志》(“江西地質三志”),是我省地質界的百科全書,是全國省級地質專業志書研編試點成功之作。

          2020年11月17日至19日,省地質局舉辦“江西地質三志”成果學習班,87歲高齡的楊老連續三天、每天近6個小時給我們系統講解了“江西地質三志”的成果。我們從不放過任何向楊老學習的機會,從朱溪礦床成因、到朱溪與蒙山地區構造-巖漿演化與成礦差異性、再到欽杭成礦帶下一步找礦方向等問題,楊老都耐心為我們釋疑解惑,觸發了與會者深思。

          沒過幾天,即11月25日,我和楊老又在杭州“偶遇”,共同參加第十五屆全國礦床會議,楊老作了《華南洋與古華南洋構造成礦域的基本輪廓》的報告,提出的很多地質新認識得到與會院士、專家的高度認可。已經耄耋之年的楊老身體力行地為我們傳播地質科學知識,希望我們能夠融會貫通“三志”精髓,將“三志”新認識真正運用到工作實踐當中。

          我受楊老的鼓舞,經常主動登門求教,楊老不厭其煩地解答。他時常鼓勵我要多進行成果總結、多積累沉淀,并手把手指導我撰寫多篇科技論文發表于《中國地質》《江西地質》等期刊。在他的鼓勵和鞭笞下,我將繼續努力,勇攀地質科學的高峰,為地質科學研究貢獻青春和力量。(歐陽永棚)


        他把一生獻給黨

          1971年,楊明桂擔任九一二大隊六連連長,率隊進入撫州東鄉劉家嶺開展煤礦勘查工作,直至1973年3月調離。

          在這短暫的3年中,楊明桂以真誠和業績,深深影響了九一二大隊一大批地質工作者。時至今日,該隊3位健在的八旬老戰友回憶當年的情形,仍對楊明桂贊不絕口。

          和工人打成一片

          88歲的江祥裕是楊明桂的同齡人,他說:“楊明桂與一線工人們打成一片,有搬家任務時從來都是一起上!彼貞泟⒓規X找礦期間,多則一周就要搬遷鉆機設備,轉戰新的點位。在陡峭的山間,上千斤的設備只能依靠人力搬運。作為六連連長、劉家嶺項目總負責的楊明桂,從不吝惜力氣,每次都與工人們一起勞動、一起出力。日子久了,工人們也不再把這位書生干部當外人,心里話都愿意同他說。

          83歲的鐘玉山,是楊明桂的下屬,楊明桂經常耐心地給他講解地質知識!皸蠲鞴饘ν緜兿喈敽,待人真誠、不擺架子,喜歡拉家常,是個修養極高的領導!彼貞,野外工作歇息時,楊明桂會繪聲繪色地說著《三國演義》和《紅樓夢》,一旁的地質隊員們聽得津津有味。

          拿同事當親人

          “楊明桂和藹可親,對人相當好。當時我家里比較困難,他總是很關心,經常問我家里生活情況!87歲的吳雄標回憶說。

          那個年代,大家生活比較拮據,一分錢掰成兩分花。吳雄標有四個子女,愛人沒有工作,冬春季節,不得不挖竹筍賣錢補貼家用。細心的楊明桂在每次出野外時,總會拿出自己的津貼買一些吃的帶上山分給大家。這一暖心的舉動,吳雄標看在眼里、記在心里。

          吳雄標攻讀地質專業的小女兒大學畢業,分配至上海某工程部門,卻因為野外工地無法解決女生住宿問題而被退檔等待重新分配。這讓吳雄標焦慮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他鼓起勇氣來到省地質局辦公樓,卻遲遲不敢敲楊明桂的門。正當他泄氣準備下樓時,楊明桂撞見了他。問清了事情緣由后,楊明桂不厭其煩地幫他詢問清楚了檔案去向,并聯系上了將要分配的工作單位。

          值得一生去學習

          曾經的老戰友們頤養天年的時候,楊明桂仍不服老,奮戰在地質崗位,繼續指導九一二大隊冷水坑銀礦、朱溪鎢礦等找礦工作。鐘玉山仍記得楊明桂年輕時一直有胃病,吃不下什么東西。當得知楊明桂身體健康時,他終于放下心來。

          “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我的今天。我從楊老總身上學到很多,他是值得一生去學習的榜樣!眳切蹣苏f。自從子女都參加工作,生活條件改善后,吳雄標積極接濟困難群眾,參與捐款,把對楊明桂的感激轉化為對社會和單位的回饋。

          “九一二大隊每次攻堅任務都能動員各崗位職工乃至家屬共同參與,完成找礦任務又快又好,與黨組織的領導分不開,與像楊明桂這樣的優秀共產黨員的先鋒模范作用分不開!苯樵T凇霸邳h50年”紀念章頒發儀式座談會上如此評價。(徐飛龍)

          

        堅強·堅毅·堅實

          2014年12月的一天,楊明桂總工程師找到我說:“小王,《中國礦產地質志·江西卷》的研編工作已基本結束,剩下的就是一些出版前的校稿工作了!彼A送,又說:“但還有一些地質科學問題還沒有解決,我想在新編區域志和礦產志的基礎上,立足江西,聯系相鄰地區,以晉寧期華南洋構造格局、動力體系、成礦體系和燕山期濱太平洋陸內活化造山成礦作用與構造控礦規律為重點,做進一步研究總結和創新認識!彼榻B,專題計劃分三年完成,預算經費總共50萬元,“我不會用電腦,需要你們小同志的配合和幫忙啊!彼f。

          當時,我的第一反應就是“不可能”,這么大的一個研究課題,涉及的研究范圍和內容廣而深,別說50萬元,就是500萬元都不一定能完成得了。

          事實卻不是這樣。專題研究工作于2015年正式啟動,因研究內容涉及九瑞礦集區、德興礦集區、朱溪礦集區、新余鐵礦田等多個省內重要礦集區和礦田,最后邀請了近10家局屬地勘單位、40多名中青年地質工作者參與專題研究工作。

          在第一次專題研討會上,楊總對大家說:“這兩年我已經很少到野外現場去看了,掌握的第一手資料沒你們詳實,希望由你們來編寫各個礦集區和礦田部分的內容,最后我來統稿。雖然項目錢沒多少,但是該做的樣品分析測試還是要做,該花的錢還是要花。國家給我發了退休工資了,我本人不會從項目里拿一分錢工資!

          項目最終于2017年12月順利結題,提交的成果報告共十章,約76萬字,插圖480幅。以陳毓川等多位院士為首的評審專家組對項目的研究成果給予了高度的評價,認為該項目首次提出了“華夏成礦省”的概念、邊界范圍及成礦單元劃分方案;首次提出古華南洋經欽州灣到紅河、瀾滄江一帶,為古華南洋成礦域的構建提出了新的思路;建立了“多位一體、多層樓、多臺階”的“三多”模式,對我國深部找礦預測具有普適性的理論與實踐意義。

          楊總用這件事告訴我,作為一名心系地質事業的老黨員,有著堅強的黨性和堅毅的意志,有著堅實的學術素養,就沒有什么事情能難得倒他。(王光輝)

          

        一家人在武漢的日子

          外公和外婆已經連續好幾年奔波來北京開會了,這次我們首先是為他的身體感到擔憂,怕他和外婆太辛苦了,快90歲了還要坐11個小時的臥鋪來北京,兩天會議的強度也很大,而且他還要在會上發言,還要審一些設計和聽別人的匯報,很消耗體力和腦力。

          我們一家五口,都是共產黨員,都是地質人。外公是構造地質方面的專家,外婆搞的是鈾礦地質,爸爸是沉積儲層方面的專家,媽媽的研究方向是巖礦,而我目前正在北京讀石油地質方向的博士。外公說過,他年輕時,晚上幾乎天天加班。特別是自1995年退休后的26年來,他審查了無數的報告設計,一直在學習和積累。他對我說,要感謝共產黨和組織的培養,給了他鍛煉、培養和提高的機會。所以這一輩子要勤勤懇懇為黨工作,報答黨和人民。

          去年武漢發生新冠肺炎疫情,我們一家五口在武漢家中團聚了4個月,這倒給我們提供了“合作”的機會。有一天,我們在家用電視投屏討論學術問題,外公和爸爸就鋯石定年和重礦物組合兩種方法對于砂體物源判別是否準確這個問題展開討論。外公認為這兩種方法具有多解性,很難準確地直接用于判斷物源。爸爸的觀點是,利用重礦物的多組合方法與鋯石定年追溯物源很多人都在用,已經是成熟的技術方法。

          當時我和媽媽也有加入,我們認為他們兩個都沒有錯,都是為了找到更好地解決方法。外公敢于推翻和挑戰已有的模式,鼓勵我在研究中不要不加思考照搬前人的學術觀點,要獨立思考,發現非常規的手段。爸爸希望利用好已有的少量數據和現有的手段解決我們遇到的難題。外婆則站在旁邊看著我們,她擔心外公太過認真,思考太久,晚上睡不好。

          果然,第二天一早,外公就拉著我談論晚上思考的進展。他說他已經習慣了每天睡覺前或者早起后思考問題,他很多問題都是這樣想出來的。外公覺得自己的觀點可以跟我爸爸的觀點結合起來,宏觀與微觀相結合,除了那兩種方法以外,還可以加上一些其他證據佐證。外公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敢于質疑常人不敢質疑的問題,追求真理。他告訴我,研究地質科學,要大膽質疑,小心求證,才能有所創新。向外公學習,我感覺自己的思維能力得到了很大的提升,看問題的角度也更加客觀和全面了。(姚 悅)

        首 頁| 單位簡介| 留言反饋| 聯系方式| OA登錄
        xxxx18美国1819老师,上到少妇叫爽tube,欧美刺激性大交,被迫沦为玩物的美妇